<strike id="grmpo"><input id="grmpo"></input></strike>
    1. <span id="grmpo"></span>
      <rp id="grmpo"></rp>

      <dd id="grmpo"><pre id="grmpo"></pre></dd>

      周策縱:再評價五四運動的成就與不足

      2019-04-24 14:23:31 本文行家:胖哥有話說

      人們常常從整體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角度來評判五四運動。這導致了對這場不是事先計劃好的復雜事件簡單化的觀點,因為這一事件是不能從這些角度來分析的。還有人從派系的觀點出發對之加以評價。毛澤東指出,五四運動在建立一個強大的反帝聯合戰線和反封建方面激起對舊倫理舊文學的反叛,為共產黨的成立及后來活動打下基礎,開始形成一種由無產階級領導的、構成世界社會主義文化革命一部分的新民主主義燦爛文化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績的

      人們常常從整體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角度來評判五四運動。這導致了對這場不是事先計劃好的復雜事件簡單化的觀點,因為這一事件是不能從這些角度來分析的。還有人從派系的觀點出發對之加以評價。毛澤東指出,五四運動在建立一個強大的反帝聯合戰線和反封建方面激起對舊倫理舊文學的反叛,為共產黨的成立及后來活動打下基礎,開始形成

      一種由無產階級領導的、構成世界社會主義文化革命一部分的新民主主義燦爛文化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績的局面。至于“五四”的缺點方面,毛澤東說:“這個文化運動,當時還沒有可能普及到工農群眾中去。”以前在與中國封建思想作斗爭中起過革命作用的資產階級思想,不久就被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和其他資產階級組成的右翼所打敗,后者在“五四”后期開始持“外國帝國主義的奴化思想和中國封建主義的復古思想”的“反動”立場。他又說:“那時的許多領導人物,還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精神,他們使用的方法,一般地還是資產階級的方法,即形式主義的方法。他們反對舊八股、舊教條,主張科學和民主,是很對的。但是他們對于現狀,對于歷史,對于外國事物,沒有歷史唯物主義的批判精神……”但非馬克思主義批評家根據同樣的證據完全可以得出與此相反的評價。例如,許多重要人物沒有運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這完全可以看作是五四運動一個長處而不是短處。同時,如果毛澤東所提到的缺點是真的話,就使他自己關于五四運動已成為當時世界無產階級革命一部分的論斷變得可疑了。

      從我們的觀點來看,五四運動最重要的成就是思想意識方面的,其次才是那個時期所發生在社會平等方面的實際變革。隨著舊政治結構和農業經濟迅速解體和新的本國工商業的興起,士紳、地主、官僚為維護他們共同利益而形成的傳統聯盟開始崩潰,并由一個新形成的聯盟取而代之。新知識分子對統治勢力開始了反叛。青年知識分子(他們中除了少數出身于新興工商業者階級外,大部分依然來自地主和官僚家庭)對傳統的思想、制度和習慣,以及地主和官僚的利益舉起了義旗。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的反帝活動得到了工人、商人和實業家們的支持。在這種社會秩序的變革中,往往是知識分子首先開始在思想意識方面對現狀的反叛。一些革命的歷史學家把這稱之為“知識分子忠順的改變”(transfer of the allegiance of the intellectuals),另一些人稱之為“知識分子的背叛”(the desertion of the intellectuals)。五四運動就是這種變革的一個范例。

      在這種社會變革的過程中,一般民眾、特別是青年知識分子中所產生的思想改變是最顯著的。傳統的倫理原則和教條被卓有成效地粉碎了,偶像和權威在運動的沖擊面前戰戰兢兢。盡管后來守舊派和保守派盡力維護,但舊傳統的聲譽已是江河日下,再也無法恢復。對新事物的熱情取代了對舊事物的崇拜。從沒有一個時期,人們像這個時期的青年人那樣對新知識如此渴望。新的標準開始形成,整個知識階層的人生觀、世界觀有了擴大和改變。

      白話文作為寫作媒介的采用,一種基于人道主義、浪漫主義、實在主義、自然主義等各種理論的新文學的創立,新聞和普及教育的迅速發展等,這些都伴隨和促進了上述那些思想意識方面的改變。盡管保守的當權者后來曾盡力鼓勵保存文言文,但白話文已成為一種流行的寫作形式。這種新文學自“五四”以后開始在中國文學界占據了統治地位。新詩、新散文和故事、新戲劇等各種文學形式都在運動期間開始形成,緊接著又出現了新小說。作為“革命文學”,這些新的形式后來被左派和進步人士在反對保守派和民族主義者的斗爭中加以支持和有效利用,而后者在文學領域幾乎沒有創造出什么流行的或杰出的作品。其他文藝形式,如繪畫、雕塑、音樂也受到這場文化激變的巨大影響。

      中國的出版和新聞輿論界在五四事件后也有了較大進步。如果把“五四”前后出版的報紙和雜志作一比較就會發現,“五四”以后的報刊雜志在技術和內容上都有了很大提高。這類出版物數量的迅速增長在中國歷史上是空前的,所擁有的讀者大眾比以前大為增加,政府和公眾對之也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視。

      同時,普及教育得以擴大,其他教育改革也開始實行,一般知識分子的生活和學術研究有了很大提高。由于五四運動的結果,學校里越來越多地講授現代知識,工業方面的職業訓練開始與民族工業建立起更密切的聯系。學生和教員建立了更多、更強有力的組織,他們的社會和學術活動也有了顯著增加。西方的哲學和邏輯被介紹進來,社會科學和新的史學編纂方法很快得到傳播,現代經濟學、政治科學和社會學開始在中國生根。在“五四”期間和隨后的一個短時期里,自然科學也取得了顯著的進步,大多數重要的中國自然科學研究會都是在1915年以后的10年間創立的,在生物學、地質學、古生物學、氣象學、物理學和生物化學等領域都取得了引人注目的進展。更為重要的是,科學的方法和態度比以前任何時期都廣泛得到引入和采用。

      與思想意識的變革和思想的發展一起,出現了社會的改革。“五四”之后,傳統的家庭制度開始衰落,人們越來越多地要求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在舊的家庭和氏族制度下,中國青年竭力維護他們的人格和在社會中的權利。一種以更大的社會的結合代替家庭和民族約束的傾向逐漸表現出來。婦女的地位開始提高,成立了男女合校。婦女開始從傳統倫理、社會和政治枷鎖中解放出來。五四運動扶植了一個更活躍的婦女參政運動,把婦女帶入了政治和社會活動中。實在說,這個運動引起和推動了一場“家庭革命”。

      這個時期中國的經濟也發生了顯著的改變,隨著這些變化而來的是地主地位逐漸衰落,農民不安分,城市居民政治活動增加和勞工問題重要性的增長。五四運動在某種意義上是這種經濟發展的一個結果,但它反過來又使人們的注意力集中到這些現象上。五四運動發生分裂,城市工人和資本家之間利益沖突變得更為明顯,勞工運動勢力和組織開始增強,并帶有政治色彩。勞工雖然沒有成為中國政治中的主要力量,但它通過與運動的合作,成為總的政治和社會斗爭中的一股勢力,并給新知識階層以很大的促動。

      伴隨這一切的是五四運動對中國的政治進程所產生的影響,它為采用新的政治原則和政黨組織創造了有利條件。自此以后,政黨和人民群眾、特別是青年知識分子之間建立了更密切的聯系,同時在它們的綱領和政策中也更多地強調社會問題。中國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的意識得到增強。社會主義、民主、民族自由和獨立的思想在知識分子階層中贏得了聲譽,而軍閥主義、帝國主義和殖民政策成了受攻擊的政治目標,遭到公眾更有效的抵抗。

      大致地說,五四運動的傾向幾乎決定了以后幾十年中國的思想、社會和政治的發展。在這場思想騷動中開始形成的深刻的社會和民族意識一直長盛不衰。“五四”以后,新知識分子繼續和更強烈地要求現代“科學文化”,要求有一個有效力的政府以保證多民族國家大家庭中各民族的獨立和平等。歷史表明,那些違逆這股潮流而動的政治領導人和派系招致了自身的垮臺,而那些“弄潮兒”盡管有種種曲折和閃避,但最終占取了上風。爭取個人解放、宣揚民主和獨立思考的不懈努力,雖然后來遭到來自強調服從組織活動思潮的阻擋,但其產生的深遠影響是不能低估的。“五四”時期中國知識分子頭腦中所種下的破除偶像的種子已不是輕易可以除去的。民主在人們心目中贏得了崇高的聲譽,自此以后,甚至那些極力反對民主的人也只能采取迂回對抗的手法。任何專制主義都將感到,忠實地記述這場運動是對它自身的一個威脅。

      如果說這些是“五四”時期改革所取得的主要成就,那么這里也不妨舉出它一些一般的缺陷。改革者們在對中國舊傳統進行批判時,很少有人對之作過公平的或懷有同情心的考察。他們認為幾千年的社會停滯不前,給進步和改革之途留下無數障礙,為了清除這些障礙,對于整個傳統過火的攻擊和對其價值的低估是難免的。這使得儒家學說和民族遺產中的許多精華遭到忽視或避而不提。從長遠的觀點來看,改革者們的批判在一些方面是膚淺的、缺乏分辨的和過于簡單化的。但這在當時整個民族充滿惰性的狀況下也許是必要的。

      另一方面,“五四”時期新知識分子對于從外國輸入的新思想又過于輕信。雖然他們也聲言要進行批判的研究,但在實踐中卻做得很不夠。他們往往大談空泛的“主義”,而對其內容卻沒有作認真細致的考察。結果,盡管有一些要防止不清晰的思想的告誡,但他們對于西方思想仍是常常含混不清地要么大力提倡,要么全盤否定。這或許是任何一個群眾性思想轉變過程初期的一種自然現象。

      這個時期的中國改革者另一缺陷也許是過于自信地認為,凡是他們以為正確的和好的東西都可以在一個短時期內在中國實現。他們在處理許多困難和復雜的問題時表現出的特點是缺乏耐心和持久性。一個涉及國家眾多方面狀況的如此廣大的文化和社會變革,需要長期和耐心的工作。企圖在幾年時間里取得西方國家經過幾百年的努力而仍沒有完全實現的事情當然是一種幻想。然而,“五四”時期的中國青年人中卻很少有人意識到這一點。不過,這種缺乏耐心并非運動中的改革者所獨有,那些后來批評和反對他們的人也有這些特點。他們中許多人在批評五四運動未能達其目標時往往沒有意識到時間的因素。杜威在“五四”末期曾大膽預言,中國也許能在“一個世紀左右的時間里取得其他國家用了幾個世紀才取得的思想、科學、工業、政治和宗教的進步。它不像美國那樣有充分的回旋余地來實現這種變革,而必須在一個充塞著傳統、迷信和人口的文明古國中實現之。”伯克(Pearl S.Buck)也在自傳中根據她在中國的親自觀察,對“五四”時期及其后來的思想趨勢作了描述和批判。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免费午夜大片视频观看在线